营养健康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常说,牙痛不是病,痛起来要命,然而痛风的疼痛,比牙痛还要厉害十倍。有人这样评价痛风:“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中国痛风情况有多严重?

痛风是一种体内尿酸代谢紊乱,导致关节沉积尿酸结晶的一种关节病,具有多并发症、病程长、发作剧烈等特点。

数据显示,我国高尿酸血症患者人数已达1.7亿,其中痛风患者超过8000万,而且正以每年9.7%的年增长率迅速增长。另外,高尿酸血症发病率从1998年的10%上升到2008年的17.90%,而痛风的发病率从1998年的0.34%上升到2008年的2.0%。预计2020年,痛风人数将达到一亿。现今痛风已经成为我国仅次于糖尿病的第二大代谢类疾病。


2012-2017年痛风及高尿酸人群变化情况

当高尿酸遇到高甘油三酯血症

高尿酸血症及高甘油三酯血症均属于代谢综合征的范畴,是代谢紊乱的重要标志,两者具有相关性,高尿酸血症伴发高甘油三酯血症在临床上也较为多见,据调查数据显示,约75%-84%的痛风患者并高甘油三酯血症,而高尿酸血症有82%是高甘油三酯血症。有文献指出,高甘油三酯血症在健康人群中血清尿酸水平与高甘油三酯水平呈正相关[1]。

尿酸的排出主要有两种方式,70%通过肾脏排出,剩下的30%通过肠道,而肠道菌群也参与嘌呤和尿酸的代谢。Information o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菊苣提取物对改善高甘油三酯并高尿酸血症作用显著,可以有效地改善紊乱的肠道菌群,说明菊苣提取物可以通过肠道菌群来发挥有益的作用[2]。

菊苣提取物对高甘油三酯并高尿酸血症模型大鼠肠道菌群的影响

研究将雄性SD大鼠按体重随机分为6组 ,即正常组、模型组、菊苣高剂量组、菊苣低剂量组、非诺贝特组(非诺贝特片,本品用于治疗成人饮食控制疗法效果不理想的高脂血症,其降甘油三酯及混合型高脂血症作用较胆固醇作用明显。)和苯溴马隆组(本品为苯骈呋喃衍生物,具有抑制肾小管对尿酸的再吸收作用因而降低血中尿酸浓度。口服易吸收,其代谢产物为有效型,服药后24小时血中尿酸为服药前的66.5%。用于治疗痛风。)。正常组给予自来水,其余各组均给予 1O%果糖水,生化法检测血清尿酸(UA)、甘油三酯(TG)、总胆固醇指标(TC),ERIC—PCR指纹图谱分析各组肠道菌群宏观结构变化。

与正常组相比,造模第7天,模型组血清TG水平显著升高;造模第l4天 ,模型组血清TG水平显著升高,血清UA水平有升高趋势;造模第21天,大鼠血清TG、UA均显著升高,大鼠高甘油三酯并高尿酸血症模型塑造成功。

与模型组相比,实验第14天,菊苣高剂量、菊苣低剂量、非诺贝特、苯溴马隆均显著降低血清TG水平;实验第21天,菊苣高剂量组显著降低血清TG、UA水平;菊苣低剂量组有降低血清TG和UA水平的趋势;非诺贝特组显著降低血清TG水平;苯溴马隆组显著降低血清UA水平。


实验14天各组大鼠血清生化


实验21天各组大鼠血清生化指标变化

另外,ERIC—PCR指纹图谱显示:与正常组相比,模型组肠道菌群结构发生了显著变化,而菊苣高、低剂量组对肠道菌群有干预作用。

所以,菊苣提取物干预高甘油三酯并高尿酸血症作用显著,并可改善紊乱的肠道菌群,说明菊苣提取物可能通过调节肠道茵群发挥有益作用,具体机制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

菊粉作为菊芋和菊苣中分离得到的一种天然可溶性膳食纤维,极易溶于水,国内外研究发现其有多种生理活性,具有增强免疫力、抗菌、降低血脂、血糖、尿酸,改善肠道微环境等多重生理作用。

基于本次研究发现,菊苣提取物对高果糖饮水诱导的高甘油三酯并高尿酸血症模型大鼠血清甘油三酯和尿酸水平具有降低作用,且对模型大鼠肠道菌群宏观结构具有一定的干预作用。所以肠道菌群可能是菊苣发挥药效的作用途径之一。

维乐夫集团建有亚洲规模性的高纯度菊粉生产线,其菊粉提取自自己种植的天然菊苣,安全健康,旨在通过天然菊粉益生元调理人体肠道菌群平衡,从而减少各种亚健康问题,帮助人体恢复健康。由于肠道菌群与经济水平、营养结构、进食习惯有关,而在经济水平提高,饮食结构改变的当下,保护肠道菌群平衡对于预防痛风等疾病至关重要。

参考文献:
[1] 李东晓,迟家敏.高尿酸血症与代谢综合征[J].国外医学 内分泌学分册,2004,31(6):386-388.
[2] 王红坡,张冰,林志健,等.菊苣提取物对高甘油三酯并高尿酸血症模型大鼠肠道菌群的影响[J].中医药信息.2015,32(03):3-8.

 

集团首页|健康配料|食品研究院|功能食品

©Copyright 2013 维乐夫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592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