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养健康

图源:摄图网


当上妈妈是女人一生中最幸福的事,而“十月怀胎”又是女人一生最艰辛的事,在经历了三百个日夜的煎熬和喜悦后,女人终于孕育出了一个新的小生命。如何使怀孕前后宝宝聪明母子健康是一个大问题,其中确保孕期的肠道健康很关键。

“孕期”补充益生元很重要!

孕妇属于特殊人群,承担着健康孕育下一代的重任,在孕期以及孕后为了保持自己和宝宝的健康,尤其需要特殊的呵护。在怀孕这个特殊时期,孕妇最害怕的应该就是生病了,孕期的特殊性让孕妇很难选择适合自己的药物,就怕对胎儿造成伤害。肠道微生物已被证实在人体健康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人类肠道微生物的定殖主要是从出生开始。一旦宝宝出生后,它被暴露在孕产妇和环境微生物群落,这将塑造新生儿的肠道微生物。母体-新生儿的菌群转移已被认为是进化性的,它们可以在分娩时通过产道以及通过母乳喂养发生。Bäckhed等证明[1],与剖腹产新生儿相比,阴道分娩新生儿的肠道细菌谱与母亲的肠道相似。有人认为,可能是由于母体肠道和产道的接近,所以母体肠道提供了一部分微生物群落,可转移到阴道分娩的新生儿中。此外,Asnicar等确定了特定菌株可通过母乳喂养垂直传播[2]。

膳食纤维,特别是益生元,对人体健康的有益效果是已确立的。尤其是在怀孕和哺乳期,益生元降低了产后体重超标的风险,从而降低了长期肥胖的风险,因此,降低了不可传播的慢性疾病的风险。

哺乳期补充益生元与母乳菌群存在联系

研究发现,某些细菌,特别是双歧杆菌和乳杆菌,与婴儿和成人健康的益处密切相关。这些细菌可以通过特定化合物(即益生元)的存在来刺激。由于益生元可以被宿主微生物利用,从而促进宿主健康,所以发表在Nutrients上的一项研究调查了在孕妇饮食中添加益生元(低聚果糖,FOS)是否会影响母乳菌群[3]。


图示:实验图 | 图源:参考文献[3]

研究将筛选的哺乳期妇女分为两组,分别接受4.5g低聚果糖+ 2g麦芽糊精(FOS组,n=28)和2g麦芽糊精(安慰剂组,n=25),干预时长为20天。干预前后均采集母乳样品,样品中的DNA用于16S rRNA测序。

结果显示,干预后,细菌属在两组之间没有统计学差异。然而,对于FOS组,从补充开始到结束,成对样本覆盖的轨迹的距离更大(p=0.0007),这表明与对照组相比,母乳菌群的变化更大。线性回归模型表明,产妇年龄影响了补充FOS的反应(p=0.02)。研究证明了通过益生元调控母乳菌群是可能的,而产妇年龄会影响这种反应。菌群变化的模式或许取决于个人。


图示:据孕妇年龄,FOS(粉红色)或安慰剂(绿色)组在补充之前和之后的Jensen-Shannon距离。最小二乘均数用于比较FOS和安慰剂组之间距离与产妇年龄的回归斜率。图源:参考文献[3]

补充益生元,健康两代人

菊粉是一种优质、纯天然、水溶性的膳食纤维,可被水解为果糖或低聚果糖。益生元低聚果糖部分可通过改变肠道益生菌(通常为双歧杆菌和乳酸杆菌)的比例和活性,在结肠发酵产生有机酸降低结肠pH,促进钙、镁、铁等矿物质吸收,这些作用已在多项体外试验和人体研究中得到证实;同时还有助于增加肠道内双歧杆菌的数量,有效抑制潜在病原菌的增长,影响宿主代谢活性和免疫功能,并防止病原微生物的定植,从而有益于肠道健康。

成立于2003年的维乐夫集团,是一家集菊苣育种、种植、深加工、工程技术研发与推广、果聚糖系列产品应用研究与销售的综合性高科技企业。从成立之初到现在,维乐夫初心不改,立志于帮助国人改善肠道微生态,实现健康生活。

参考文献:
[1]、Bäckhed, F.; Roswall, J.; Peng, Y.; Feng, Q.; Jia, H.; Kovatcheva-Datchary, P.; Li, Y.; Xia, Y.; Xie, H.; Zhong, H.; et al. Dynamics and stabilization of the human gut microbiome during the first year of life. Cell Host Microbe 2015, 17, 690–703. 
[2]、Asnicar, F.; Manara, S.; Zolfo, M.; Truong, D.T.; Scholz, M.; Armanini, F.; Ferreti, P.; Gorfer, V.; Pedrotti, A.; Tett, A.; et al. Studying vertical microbiome transmission from mothers to infants by strain-level metagenomic profiling. mSystems 2017, 2, e00164-16.
[3]、Marina Padilha; Asker Brejnrod; Niels Banhos Danneskiold-Samsøe;et al.Response of the Human Milk Microbiota to a Maternal Prebiotic Intervention Is Individual and Influenced by Maternal Age.Nutrients 2020, 12(4), 1081.
集团首页|健康配料|食品研究院|功能食品

©Copyright 2013 维乐夫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5922号-1